可刘女士却发现学习成绩一直不错的儿子最近成

  神奇的改变

得知孩子“早恋”,不少家长都“如临大敌”,有的对孩子处处小心,就怕孩子受到伤害;有的气急败坏,把孩子骂得狗血喷头……如果“早恋”这事恰逢中考这样的重要时刻,估计家长们不仅“抓狂”更要“崩溃”。其实有必要这样吗?来看看心理咨询师如何解开“早恋”孩子和家长的心结吧。

  初步达成共识,夏峰同意到学大来学习。

中安在线8月10日讯 据安徽商报消息 阜阳市临泉县一名18岁男孩因为爱上网,家长把他送到了庐江县的一家戒网瘾的封闭式特训学校。校方承诺用心理疏导、体能训练等方式帮男孩戒网瘾,绝不会体罚。男孩来到学校不到48小时,校方通知家长称男孩不行了,已经被送到医院。当家长赶到时,男孩已经死亡。据家长反映,男孩的遗体上遍布伤痕,鼻子、嘴里还有血。目前,该特训学校因非法办学已经被查处,而学校的负责人也被警方控制。

  刘女士拉着儿子赶到学大教育的这个校区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多钟了,她终于见到那个在电话里就让她产生倾诉欲望的老师——张晓琴,而且第一次听说了“教育咨询师”这个职业。

家长的烦恼

  日后调到北京学大教育总部咨询管理部的付焰辉说,说服夏峰到学大学习,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

花两万余元送儿子戒网瘾

  张老师告诉刘女士,她就是学大教育机构的一位“教育咨询师”,是整个教育团队中的一个环节,后面还有学管师、排课师、任课老师和心理咨询师。怕刘女士听不明白,张晓琴还给她打了个比方,就象医院里看病,有人负责诊断,有人负责检查,有人负责治疗,我们是一个团队为一个孩子服务。我是第一个环节,负责对孩子的情况进行诊断,通过诊断给每个孩子设计一套适合于他个人的学习方案。这就是最近几年在中国兴起的个性化教育。

中考在即,发现儿子早恋了

  夏峰是7、8两个月到学大全日制学习,补初中知识的漏洞,这段时间,孩子的反复非常大,自控力非常差,经常迟到、缺课,经常不回家,她的妈妈也找不到他,小付说,作为咨询师,学生签约后,一般会由学管师管理,由任课老师上课,但夏峰太特别了,不参与管理,他太不安,所以那些日子,他经常会去网吧找夏峰,反复和他沟通,然后,陪着他重新回学大上课。

刘女士是阜阳市临泉县人,她的儿子李傲今年18岁。李傲的网瘾比较大,甚至还出现了厌学的情绪。家长再怎么教育他,他都戒不掉网瘾。听别人说有机构可以帮孩子戒网瘾,刘女士就在网上搜索相关资料,查到了庐江县正有一家这样的学校。“这所学校叫合肥正能教育,网站上有一些所谓的‘成功案例’,我一看,和我孩子的情况几乎一模一样。”刘女士说,“按照网站上的电话号码,我联系上了学校负责人罗老师。”

  张晓琴笑着说,你算找对了,学大教育就是中国第一个提出个性化教育理念的机构,我们这条路上已经走了8年,现在在中国30多个城市设了一百多家像我们这样的学习中心,在您之前,已经有20多万个孩子到学大接受个性化教育服务了……

马上就要中考了,可刘女士却发现学习成绩一直不错的儿子最近成绩迅速下降,精神也变得恍恍惚惚。难道儿子也患上了“考前综合征”?一个意外的发现令她大惊失色——儿子早恋了。刘女士偶然间看到儿子的手机短信,发现他与一个女孩联络频繁,而这个女孩和儿子同在一所学校,同年级不同班。

  开学后,夏峰回到学校去上课,每个周日下午,付焰辉还要倒地铁,转公交,走很远的路,到夏峰家里去陪他,自己下厨给他做饭,陪他吃饭,打球,然后送他上公交车……

据刘女士回忆,电话里罗老师向她承诺,学校采用的是心理疏导和体能训练相结合的方式,来彻底戒除孩子的网瘾。刘女士担心会不会打孩子,或者通过电击等极端方式戒网瘾,罗老师表示他们采用的教育方式比较温和,绝不会采用极端手段。 于是,刘女士和学校签订了一份协议,约定该学校对李傲上网脾气浮躁方面的问题进行为期180天的隔离封闭式成长辅导,费用是22800元。刘女士支付了1000元的定金后,8月3日晚,李傲被送到了这所学校。

  刘女士张大着嘴,半天没有说出话来,她觉得自己太孤陋寡闻了,为了孩子,一家人折腾得精疲力竭,却不知道可以帮助的人就在身边。

中考的关键时刻,怎么节外生枝发生这样的状况呢?刘女士急得团团转,却又束手无策。自己可以假装不知道,但孩子的成绩却在持续下降;直接出面干涉,孩子可能会强烈抵触;旁敲侧击给点暗示吧,不知道孩子会不会背上思想包袱……进退两难之间,刘女士向12355青少年服务台求助。

  看车子走远了,再辗转反复,回校区继续上班。

再次见面儿子躺在殡仪馆

  接下来是咨询,交流……

咨询师解惑

  慢慢地,他看到孩子变了,脸上有了笑意,眼睛有了柔和的光,有心事愿意和他倾诉,做事情不再一意孤行。

原本以为把儿子送到特训学校后可以帮他戒掉网瘾,而让谁都想不到的是,8月5日,刘女士突然接到学校电话,说李傲出事了。“我们赶紧包车去了庐江。一开始学校说孩子在医院抢救,当我们赶到医院的时候,医院说孩子已经走了,被送去殡仪馆了。”刘女士说,“我孩子送来的时候还好好的,在不到48小时的时间里,怎么就死了?” 儿子的突然去世,让刘女士和丈夫的心都碎了。当他们在殡仪馆里看到儿子的遗体时,却发现了问题。“我儿子身上满是伤痕,从头到脚几乎没有好的地方。”刘女士说,“8月6日下午,法医对我儿子的遗体做了检查,说除了身上20多处外伤外,还有一些内伤。”

  接下来时填写测评问卷……

第一步

  慢慢地,孩子的成绩也开始有了进步。

学校负责人及教练被控制

  在拿到测评报告那一天,张老师笑着对刘女士说:“我要恭喜您,根据测评结果,您儿子的智商水平,不仅没有问题,而且高于一般孩子,大多数孩子的智商在80—90之间,您孩子的智商在105左右……”

让妈妈认同这是正常现象

  慢慢地,孩子和妈妈的感情开始得到修复,2009年母亲节,在付焰辉的倡议下,孩子居然肯自己动手,为妈妈做了一桌菜,并端着酒杯,向妈妈道歉……

这所“合肥正能教育”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机构?在学校的官网上安徽商报记者看到,该学校自称是“合肥戒网瘾学校”,表示可以帮忙挽救迷途孩子、对孩子进行专业而有效的教育。老师与学生同吃同住、亦师亦友,老师24小时不离开孩子,24小时不让任何一个孩子离开老师的视线。此外,学校还承诺对孩子不体罚、不责骂、不说教。

  让刘女士没想到的,儿子居然听懂了这句话,他抢上前一步问:“老师,你是说,我不笨吗?”

接到刘女士的求助后,心理咨询师文清没有急着解决刘女士儿子的问题,而是给刘女士上起了课。“您在上学时,有没有对异性产生过好感?”刘女士说,那时候的确对一个数学老师有好感,不过这种情感只是埋在心底。其实青春期的孩子出现情感的萌动,是正常现象,这种情感是很美好的,需要得到尊重。文清的这个观点得到刘女士认同。

  刚强的妈妈哭了,哭得一塌糊涂,连夜给小付打电话,那次电话里,夏峰妈哭了又笑,笑了又哭,一通电话打了整整3个小时,第二天,还专程驱车到学大来致谢。

在学校网站上,记者找到了刘女士之前联系的学校负责人罗老师。而记者多次拨打罗老师的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张老师摸了摸孩子头笑着说:“对了!孩子,你不仅不笨,而且很聪明,非常聪明,只要你用心学习,你会很棒的”

第二步

  2009年6月,夏峰峰顺利考上了一所高中。

昨日,安徽商报记者从学校所在地庐江县白山镇政府获悉,这所特训学校是非法办学,且曾多次收到当地教育主管部门的停止办学通知。事发以后,该校已经被当地镇政府查封。对于该校20余名其他学生,镇政府已经通知学生家长,将学生们接走。 随后,记者从庐江县公安局获悉,目前该学校的负责人及4名教练已经被警方控制。案件正在侦办之中。

  儿子突然跳起来,高声喊:“啊!我不笨啊!我不笨啊!”

跟孩子开诚布公谈一谈

  小桦进入学大学习的最初的一段日子,并没有明显的改变。

系非法办学多次被令停办

  孩子的声音出奇的大,弄得满屋子的人都探过头来看。

不少家长发现孩子早恋的时候,往往表现过激,采用讥讽、责骂甚至惩罚的方式来对待孩子。但这样往往事与愿违。咨询师建议刘女士,直接跟孩子“摊牌”,开诚布公地谈一谈。不过在谈心的时候也有技巧,比如妈妈也曾经历过这样的时期,妈妈也曾有喜欢的异性……消除孩子的疑虑或抵触。

  小桦说,那是因为,那段时间她的心已经死了。小桦记不得哪位名人说过,“哀莫大于心死”她自己都对自己绝望了,别人的帮助又怎能奈何呢?

“这所学校在庐江县的办学点是没有资质的,属于无证办学。 ”庐江县白山镇政府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该学校是5月份开始办学的,在6月份,教育主管部门就曾口头、书面要求其停止办学。 ”负责人表示,当时政府曾给学校发通知,如果在今年8月10日该学校还没有停止办学,将由镇政府联合教育、公安等部门进行强制取缔。没想到的是,就在这个最后期限的前几天,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  这一次,刘女士没有去拦阻孩子,她噙着泪,拉着张晓琴的手说:“张老师,谢谢你!你不知道,我们俩口子都愁死了,生怕这孩子……那以后怎么活啊?”

当刘女士用这种方式跟儿子交谈的时候,儿子把跟这个女孩子相处的点滴全说了出来。“其实孩子早恋时,他们也很孤独、害怕,老师、家长不能说,在同学面前也要遮遮掩掩,他们太需要倾诉了。”

  让她终于有些感动的是学大的老师并没有放弃她,那段日子,她们不断地为解决她的问题开会,参加会议的人包括咨询老师、学管师、任课老师、心理老师,还有她的爸爸、妈妈,有时候还有她的姑姑,当然还有她自己……

  顿了一会儿,刘女士突然问张老师:“那天我问你,为什么庞博不笨,学习却总搞不上去,你说是男孩……为什么,男孩就……”

第三步

  最开始的会上,她看见老师们你一言,我一语,在帮她分析问题,确定方案,她却是一脸茫然,仿佛自己是一个毫无相干的局外人。几次会议之后,小桦说,她觉得自己慢慢有了一点感动,因为她从这些老师忙进忙出的身影里,从老师们急切的话语中和焦虑的表情上,还有从她们那眼神里,读到了一种久违的东西——那就是爱。而这份爱,对于小桦而言,早在10多年前就已经丢失了。

本文由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发布于最新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可刘女士却发现学习成绩一直不错的儿子最近成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