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学管主任宋美美的顶头上司,常老师说

  教育咨询师:在“望闻问切”中为学生把脉

  学管师:全新的纽带和桥梁

  尊重是一把打开心灵之门的钥匙

“我们几次模考成绩都差不多,为什么他却考上了一本,我却名落孙山?”一个孩子在学校的录取红榜前,一脸惊讶,他不敢相信,曾经与自己学习水平相近的同学高考成绩会如此优异。

  闫浩东,学大教育的营销总监,负责整个机构的市场、品牌推广和教育咨询师的管理。在这个岗位上,他思考得最多的问题是,教育咨询师究竟是一个什么职业?

  虞克难,学大教育北京分公司北师大校区总监,是学管主任宋美美的顶头上司。他的经历与张玮副总裁很相像,早年曾经在北京的一所中学当老师,当教导主任;之后去天津一所著名民办学校当校长。2007年回到北京,加盟学大从事个性化教育实践。

  常国栋,今年68岁,原是北京市东城区一所重点中学的化学高级教师,2002年退休,2007年,已经65岁的常老师重新出山,加盟学大教育,干的还是他的老本行:化学老师。

面对高考,总是这样,几家欢喜几家愁。而此时,以中国个性化教育领导者著称的学大教育机构却一派喜气洋洋,据统计,2011年学大高考冲刺班共万余名考生,90%以上的录取率,上千名学员成功考上一本,其中有300多名学生成绩超过600分进入重点院校。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复旦大学、香港大学、浙江大学……学大喜报频传,这样的高录取率,更是创下了教育行业的奇迹,让很多人都觉得惊奇,这个个性化教育机构到底有什么制胜法宝?

  闫浩东说,从简单的层面看,教育咨询师是个性化教育链条上的一个环节,是个性化教育团队的一个成员,咨询师的主要职责,是像医生一样,在“望闻问切”中为学生把脉,包括通过PPTS系统测试,发现学生的病症、病因,再依靠个性化教育团队的集体力量,为学生提出一套适合于他个人的治疗方案(个性化教育方案),然后通过团队的配合,去实施这个方案,使学生的学习兴趣、学习态度、学习方法、学习效果出现全方位的改观。

  游走在三种不同的教育体制和教育模式之间的独特经历,让他习惯于产生比较。

  常老师说,之所以65岁了还来转型搞个性化教育,冲的就是这个机构的先进的教育理念。

学大学子捷报频频 探究高分背后的秘密

  往更深的层面看,闫浩东认为“教育咨询师”应该成为学生的人生规划师,应该根据孩子的天生的资质、潜能、优势、兴趣和需求为孩子的人生发展设计规划,指点迷津……

  虞克难说:如果要把学大的个性化教育模式与学校体制下的“大班教学”模式相比较,学大教育团队中的学管师与学校教育团队中的“班主任”最相似,它们的共同点,都是管理学生,协调教师,沟通家长,区别在于前者是专职,后者是兼职。

  有人问,一些中、老年教师从“大班教学”转向个性化教育,往往转不过弯,或者即使转过来了,但是最初的转型也很痛苦,很难受,问老爷子有没有这种感觉?常老师说,没有,他觉得挺顺溜的。因为学大提倡的个性化教育理念,与他一辈子坚持的教育理念很一致。几十年里,他们在学校都在探究教书育人的路子,也很强调关心每一个学生,爱每一个学生,也很注重后进生的转化。

笔者走访了学大高考冲刺班,希望从细节中了解到学大学子荣获高分的秘籍。在众多学子优异的成绩单中,发现了学员王一凡的资料。

  从这种意义上看,教育咨询师的发展链条还很长,要学习,要实践,要探索的事还很多,而学大现在的教育咨询师还是处在第一个层面上。

  正是这样一种差别,看出了两个不同模式在教育理念上的显著差别,即对“教书育人”上的偏重。

  常老师举了一个例子:他曾经教过一个男学生,那年读初三,性格很野,每天上学书包里还带一把菜刀,动不动跟人打架,好多老师都说这是一匹驯服不了的“野马”,没人愿教他,也没人敢教他。常老师自告奋勇去亲近这孩子,发现这孩子只所以这样,是因为在家里缺少爱,在同学中也没有朋友,还有人总欺负他,缺乏安全感,为了保卫自己,才背把菜刀来武装自卫。这孩子其实有很多优点:讲义气,懂感情,只要你对他有一点好,他会向你掏心窝子……在常老师的帮助下,孩子顺利考上了高中,之后到旅游学校学习,毕业后分到保利剧场。后来成长为一家国际演出公司的董事长。每个教师节,只要他人在北京,就一定会来看常老师,总说是常老师改变了他一生……

今年高考,王一凡以692分的优异成绩勇夺石家庄高考理科状元称号,距离河北省理科高考状元仅21分。负责一凡学习的刘瑜老师向记者表示,来学大前,一凡在学校几次模拟考试成绩都不理想,一凡和家长希望找到一个权威的辅导机构作考前冲刺,经过多方咨询,选择了学大。王一凡在学大高考冲刺班补习了数学、语文、生物、化学课目,在短短的二个月时间,成绩飞跃,最终取得了优异成绩。

  闫浩东说,学生的状态是千奇百样的,所以,解决的方案也必须是因人而异的,这就叫“一把钥匙打开一把锁”。学校体制下的“大班教育”是希望“一把钥匙打开千把锁”,但那样的锁肯定是千人一面的标准件。在个性化教育的理念下,每一个个体都是“唯一”,这是二者之间的本质区别。

  在“大班教学”的学校,虽然也很重视班主任工作,但在人事的布局上,几乎所有的学校都是让一个任课老师同时兼任班主任,班主任只是这个老师附带的工作,而他的主业则是任课老师,有些老师甚至要在任两个班的课的同时再兼任一个班主任职务,班主任拿的是任课老师的工资,当班主任不会另外加薪(有些学校会有象征性的补贴)

  当然,在学校“大班教学”模式下,常老师说,也有很多遗憾。大班教学要顾大多数,教育的理念是“一把钥匙开千把锁”。有很多考评标准,比如说及格率、优秀率、升学率,还有各种名目的排名。老师为了在学校体制下生存下去,就只能跟着这个大溜走。大多数的“锁”你可能是打开了,还有少部分的“锁”你可能就没打开。当然,如果认真去琢磨,给一每把锁都配一把适合的钥匙,也许你有那个心,但却没有那份精力,没有那个条件去按每一个孩子的个性去实施教育……

刘老师介绍说,针对一凡的特点,他们运用了三大法宝,环环相扣。是什么法宝这么神奇?

  所以个性化教育的核心理念之一就是为“每一个”孩子设计一套适合于他的教育方案。

  这个布局与现有的以高考、升学为轴心的教育体制是一致的。虽然从来没有人明说,但在“教书”与“育人”之间,“教书”始终是摆在第一位的,“育人”永远是摆在第二位的;在“分数”与“转化学生”之间,分数是绝对摆在第一位的,而“转化学生”“改变学生”则被置之于次席。

  2002年,当常老师退休离开学校后,也常常盘点自己这三十几年的教育生涯,既有可圈可点的辉煌,但同样,也有令人扼腕的遗憾。因为被忽视的“小部分”,就每个个体而言,都是百分之百啊!

刘老师介绍。法宝一:从心理到学科水平全方位进行诊断。经过学大深层诊断测试,发现王一凡记忆力、思维力非常优秀,目前存在的主要问题是心理上存在着对高考的恐惧和焦虑,突出表现在数学学科上。这一大法宝的主要目的是找出问题症结,便于制定适合的教学方案。

  比方说:石家庄学大的咨询师和个性化教育团队为那个因为痴迷于武侠、神怪小说而走火入魔,险些被家长送进了精神病院的男生设计的教育方案,就突出了两个字:一是“拉”,二是“疏”。所谓“拉”,就是以满腔的爱心,帮助这个孩子从“疯”的氛围和边缘往正常人的阵营里“拉”(而不是“推”);所谓“疏”就是合理引导、减压,让郁积在孩子大脑的那些“神”“怪”信号有一个合理的发泄渠道……

  虽然很多担任班主任工作的老师,出于他们对教育理念的理解,出于他们对学生的爱心和责任心,会在学生的成长、进步、转化、改变上下很多功夫,并且不少人因此成为受人尊敬和爱戴的优秀班主任,但就整体而言,多数兼任班主任的老师,在繁重的工作压力面前,在“分数”、“合格率”、“升学率”等刚性指标的重压下,早已不堪重负,身心疲惫,让他们再腾出多少精力去关心学生,爱护学生,尤其是帮助那些传统意义上的“差生”完成转变、转化,往往会流于空谈。

  原以为,这些遗憾会没有机会弥补了,没想到学大这样的机构在搞“个性化”教育,常老师说,一听说这些个先进的理念,他就觉得这太对脾气了,这不就是自己当年想做而没有完全做到的事嘛?

法宝二:有针对性的进行教师配备,制定个性化学习方案。经诊断后,学大教育着重配备了具有教育心理背景的各科老师。尤其针对一凡波动最严重的数学进行攻坚。数学老师发现王一凡学习基础薄弱,便着重帮助他巩固基础知识,确保基础题不丢分。

  沈阳学大的咨询师在处理那个说谎和有暴力倾向的小男生时,设计的方案,是以爱为先导,由表及里,标本兼治,这个男孩的问题首先是爱的缺失,长期在一种无爱的环境里长大,所以缺什么,应该补什么。但是这个案例的难点,不在学生,而在家长,与家长的沟通,影响家长观念发生变化,从而积极配合对孩子的教育,成了解决问题的关键……

  来学大接受个性化教育的学生中,有一部分是要冲刺“名校”的“尖子生”,也有一部分是不适应学校体制的个性鲜明、问题突出、需要帮助和改变的学生,要帮助这一部分学生发生改变,学大必须把转变学生放在所有工作的首位,而要完成这一个构想,在团队建设上必须有充分的保障。所以,学大特别重视学管师这个环节的人才选拔、培训和提升。

  所以他就来了。儿女们怕老爷子年纪大了,吃不消,反对他去。常老师说,这之前我搞了大半辈子“大班教学”,现在又赶上了“个性化”教育,有了这一段,我这教育人生就全了,就没遗憾了。我高兴着呢,你们别拦我!

法宝三:强化心理素质,突破焦虑心理。针对一凡紧张焦虑的心理,学大针对他采取了心理安抚方案。老师用大量成功案例激励他增添考试的信心,帮他看到自己的优势,王一凡终于放下包袱,满怀信心地走进考场。

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  兰州那个恐惧数学的女生的案例,说明教师对学生的爱心缺失给学生的伤害会是何等严重!也许那个青年教师早就遗忘了他在课堂上的这一次“不得体”,但对于一个学生而言,这种伤害的阴影,可能会相伴终生!好在我们细心的咨询师及时帮助学生挖出了这个“病根”。兰州学大在之后教育方案中,为这个孩子安排了心理咨询师的疏导课,引导孩子倾诉,并在疏导中帮助这个女孩化解了这个心结。在安排数学老师时,特意挑选了一个年轻、热情、有爱心、有亲和力的女教师,学生和老师很快打成了一片,师生以姐妹相称,不仅上课很默契,偶尔,师生俩还会牵着手去逛街、购物……三个月后,这个女生的数学成绩也出现了改观。

  虞克难说:在学大的教育团队中,学管师是一个承上启下的环节,是真正意义上的纽带和桥梁。当学生经过咨询、诊断环节正式成为学大的学员后,紧接着要面对的便是学管师。

  2008年,学大教育北师大校区接了一名叫郭浩的男生,初中刚毕业,中考成绩不到300分,没考上高中,在学校被列为“劣等生”。家庭条件优越,但母亲的娇惯,父亲的疏忽,学校老师的歧视,同学的排斥,造成他心理畸形、玩世不恭、逆反抵触。

刘老师表示,在每个学大学员背后都有一个生动的个性化教育故事,。以670分考取清华大学的太原学员陈俊宇,以684分考取上海复旦大学的西安学员刘思颖,以641分孝取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的长春学员孟亚男,还有很多……他们都和王一凡一样,在学大经过短短几个月的快乐学习,在各个科目上都取得了迅速的大幅提升。

本文由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发布于最新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是学管主任宋美美的顶头上司,常老师说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