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其是数学,之后分配到一家省重点中学担任化

  学大的名师观:适合就是最好

  引领“尖子生”超越“高原区”

  “让学生崇拜你,老师就成功了一半”

  学管师:全新的纽带和桥梁

  家在北京的王淼是同龄人中的成功人士,老公是一家商业银行的中层管理人员,工作环境优越,收入稳定,她本人大学毕业后下海经商,先做外贸,后来也涉足房地产营销,虽然谈不上大富大贵,但至少是有房有车一族,按照时下里的评判标准,她们一家应该属于“幸福指数”较高的群体。

  在学大教育机构接受个性化学习的学员中有一批既普通也特殊的人——他们就是来自各城市重点中学的所谓“尖子学生”。

  段丁香,1982年出生,宝鸡文理学院化学系毕业,之后分配到一家省重点中学担任化学老师,2008年,她自己为自己未来的人生作了一次选择:离开公立学校,到体制外的学大教育机构,专业没有变,还是化学老师。

  虞克难,学大教育北京分公司北师大校区总监,是学管主任宋美美的顶头上司。他的经历与张玮副总裁很相像,早年曾经在北京的一所中学当老师,当教导主任;之后去天津一所著名民办学校当校长。2007年回到北京,加盟学大从事个性化教育实践。

  但是,王淼最近的心情却是糟糕透顶,这一切都因为他有一个上高二的宝贝儿子。

  在辅导尖子学生进行个性化补习方面,陈辉曾经创造过很多“神话”。

  段丁香快人快语。她说,她之所以选择放弃公立学校,是觉得那里机制太老化,论资排辈,年轻人机会太少。而且,从20多岁一脚踏进学校大门,你就能知晓你20年、30年后的生活状态……因为身旁的那些中年、老年教师就是你的明天、后天……

  游走在三种不同的教育体制和教育模式之间的独特经历,让他习惯于产生比较。

  儿子的成绩不好,尤其是数学,每次考试都在20—30分之间徘徊,王淼和丈夫跑了好些机构,求别人一定要帮他儿子找个最好的,最“厉害”的名师,标准很苛刻:一是名校背景;二是数学特级,三是参加过高考出题或者多次阅卷,价钱不是问题,他们愿意在常规价的基础上高出一倍……

  比方说帮助一名因为作文严重失分而未能考上理想大学的复读生,成功考取北京大学,因为离高考时间迫近,陈辉只给这个叫李侠的女生上了8次课(16课时),这一年的作文分数是60分,李侠拿到了56分……

  在段丁香看来,虽然都是做老师,虽然都是教书育人,但学大的个性化教育比学校的“大班教学”更具有挑战性。段丁香说,光说备课,就能看出差异。在学校,老师只要备一套课,按照规定的进度走,如果一个班上有50个学生,有30个人跟得上,其中20个人优秀,你就是个好老师……在学大,不行!你得为每一个人备课,哪怕都是初三的化学,跟一个考80分的学生备课和跟一个考30分的学生备课,肯定不一样。哪怕是同一个学生,有时候还要备两套甚至三套方案,因为学生家长传递给你的信息往往是有水份:明明只考了20分,为了顾面子,说考了“50多分”,但这两种程度的学生是不可能用同一套方案的……

  虞克难说:如果要把学大的个性化教育模式与学校体制下的“大班教学”模式相比较,学大教育团队中的学管师与学校教育团队中的“班主任”最相似,它们的共同点,都是管理学生,协调教师,沟通家长,区别在于前者是专职,后者是兼职。

  这种“打着灯笼也难找”的老师还真让人找到了,三个条件一个不差,老师一看这孩子的分数,说什么也不接,但经不住这俩口子软磨硬泡,大约也是看在那份翻倍的课时费的面上,终于答应试试……

  又比方说,仅仅用8个课时帮助一个语文考试只有90分(总分150分)的孩子王征(14岁,某重点中学少年班学生)在高考中语文考到127分,并最终被厦门大学录取。

  一堂课,如果你准备了三个知识点,一个小时之后,你发现学生都会了,怎么办?那你得储备有第四个、第五个知识点……

  正是这样一种差别,看出了两个不同模式在教育理念上的显著差别,即对“教书育人”上的偏重。

  签下这份合同之后,王淼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了,觉得替儿子找到这样好的老师,不敢说儿子就进了保险箱,至少也该有大的起色吧!

  再比方说:帮助一名语文学习“跛腿”的女生贾舒考上清华大学。陈辉到现在还记得,贾舒是一个沉默内向的女生,不爱说话,老师问一句答一句。她的英语、数学、物理、化学成绩都很好。其中物理、化学都在97分、98分之间(总分100分),数学在130—140分之间(总分150分),而语文则只能考70—76分(总分150分)经过辅导之后两个月升为全班排名第2,高考时语文分数达到了120多分,短腿变长腿,最终顺利考上清华大学。

  有人说,学大是年轻人的天下,个性化教师中,年轻教师甚至比老教师还容易为学生和家长接受。段丁香笑着说,从总体上看,个性化教育模式下,年轻老师成长速度比较快,因为没有太多传统模式的包袱,和学生的年龄差距也小一些,沟通起来要容易一些。但就具体情况而言,并没有那么简单。现在的学生可挑剔呢!加上学大又有允许学生和家长中途调换老师的机制,一些家长换老师的要求,多少还有些理性,比方说,看资历呀,比效果呀!而学生换老师的理由有些甚至是无厘头,是匪夷所思……

  在“大班教学”的学校,虽然也很重视班主任工作,但在人事的布局上,几乎所有的学校都是让一个任课老师同时兼任班主任,班主任只是这个老师附带的工作,而他的主业则是任课老师,有些老师甚至要在任两个班的课的同时再兼任一个班主任职务,班主任拿的是任课老师的工资,当班主任不会另外加薪(有些学校会有象征性的补贴)

  三个月的辅导过去了,正赶上学校期未考试,分数一出来,王淼一家人都傻了眼,儿子的数学的考分为“38分”,比上补习前的分数涨了“两分!”

  陈辉说,到学大来学习的来自重点中学的尖子学生大多是所谓进入了“高原区”的学生,这些学生进入学大时的单科分数普遍已经高达130分左右(总分150分),各科模考总分在580—600分以上(高考总分为700分)。在大班教学的环境中,他们既是老师的骄傲,也是老师的烦恼。因为达到这样的高度后,想再突破,已是非常困难

  比方说,老师说话有口音;老师看着“不养眼”;老师说话太严肃;数学老师不懂郭敬明、韩寒;老师身上的香水味闻着不舒服;老师翻书的时候总爱用指头蘸唾沫……

  这个布局与现有的以高考、升学为轴心的教育体制是一致的。虽然从来没有人明说,但在“教书”与“育人”之间,“教书”始终是摆在第一位的,“育人”永远是摆在第二位的;在“分数”与“转化学生”之间,分数是绝对摆在第一位的,而“转化学生”“改变学生”则被置之于次席。

  而他们为孩子的补习付给“名师”的费用是三万多元啊!

  这些学生选择学大的目标也非常明确,就是希望通过学大的辅导,帮助他们突破长分“瓶颈”,超越“高原区”,以便在冲刺清华、北大、港大等中国乃至亚洲一流名校时显示出自己的竞争优势。

  一些老师得知学生要换掉自己时很受刺激,冥思苦想好几天,往往都想不出到底是为什么?

  虽然很多担任班主任工作的老师,出于他们对教育理念的理解,出于他们对学生的爱心和责任心,会在学生的成长、进步、转化、改变上下很多功夫,并且不少人因此成为受人尊敬和爱戴的优秀班主任,但就整体而言,多数兼任班主任的老师,在繁重的工作压力面前,在“分数”、“合格率”、“升学率”等刚性指标的重压下,早已不堪重负,身心疲惫,让他们再腾出多少精力去关心学生,爱护学生,尤其是帮助那些传统意义上的“差生”完成转变、转化,往往会流于空谈。

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  王淼找到那位“名师”理论,而且出言不逊:“就你这水平,还名师呢?你整个一披了名师羊皮的白眼狼!”

  要促进这样的孩子在短期内发生改变,这对学大的教师队伍是一个巨大的考验。好在这几年,全国各路教学精英陆续聚集在学大的旗帜下,加上学大强调“因材施教”和团队配合的教育模式,所以在为“尖子生”提供个性化教育服务上也形成了独特的优势。

  个性化老师怎么才能让学生接受、喜欢?

  来学大接受个性化教育的学生中,有一部分是要冲刺“名校”的“尖子生”,也有一部分是不适应学校体制的个性鲜明、问题突出、需要帮助和改变的学生,要帮助这一部分学生发生改变,学大必须把转变学生放在所有工作的首位,而要完成这一个构想,在团队建设上必须有充分的保障。所以,学大特别重视学管师这个环节的人才选拔、培训和提升。

  “名师”也不示弱,“你也不看看你孩子,那是学数学的料吗?”

  教育不是“神话”。所有的教育都有它内在的规律。对所谓“差生”的转变有规律,对所谓“好学生”的“拔尖”与“提升”同样有规律。

  段丁香说:“让学生崇拜你,老师就成功了一半。”

  虞克难说:在学大的教育团队中,学管师是一个承上启下的环节,是真正意义上的纽带和桥梁。当学生经过咨询、诊断环节正式成为学大的学员后,紧接着要面对的便是学管师。

  ……

  这个规律,既有个性,也有共性。

  可是,怎么才能让学生崇拜呢?

  首先,学管师要根据学生的PPTS测评报告,为学生安排最适合他的个性化教师。

  王淼之后又经过同事指点,找到了学大教育的吴娥。

  个性就是抓住每个人的特点,找出他们的需求。比方说李侠的困惑在作文上,具体的症结是议论文主题的开掘与意境的提升;王征的短板是阅读,问题是知识没有形成系统,缺乏正确的梳理;而贾舒的原因是重理轻文,阅读少,基础差……在辅导时,要因人而异,对症下药,找到了“病根”,治疗方法得当,就会有效果。

  段丁香说,这就没有一定之规了。如果非要说出个子丑寅卯来也可以:第一是知识面要广,这不是指传统意义上的书本知识,而是要与时俱进,让自己的知识面跟这个年龄段的孩子们接轨,他们喜欢什么?当时社会上在流行什么?你不可能全知道,但决不能全不知道。

  在学校教育体制下,排课是教导处的工作。在各年级、各学科的老师被确定后,排课的因素主要考虑老师的时间;而在个性教育模式下,排课要考虑的因素要复杂得多,不仅要考虑到学生的学科、学段,还要考虑到学生的类型(升学冲刺型,单科补习型,基础太差型,学习态度不当型,非智力因素型)更要考虑学生的性格差异(活泼开朗型、安静型、相对封闭型……)甚至还要考虑家长、学生的一些特殊要求……

  王淼说,那天要不是有人在旁边劝架,她没准会和那位“名师”打起来。“什么狗屁‘名师’?徒有虚名!”

  所谓共性就是要找到一些带规律性的问题,在辅导中,教会学生由此及彼,举一反三。比方说,李侠遇到的作文的“议论升华、意境提升”的问题,就是考生中经常遇到的问题,老师在辅导时不能就一篇作文说一篇作文,要把规律告诉学生,把方法告诉学生,让学生在考场上和以后的写作中,不管遇到什么样的题目都能够应对自如;

  段丁香教过的孩子里,有一个叫李晨的,从初三到高二,一直在学大学习。孩子家庭条件好,父亲是搞石油的,满世界跑,孩子也跟着跑了很多地方,包括去了科威特、沙特……

  最难的是要为学生找到能够与他们配对的、适合于他们的老师。

本文由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发布于最新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尤其是数学,之后分配到一家省重点中学担任化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