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进每个学生主动地、生动活泼地发展,将所有

  由中国教育学会、中国民办教育协会主办,亚太地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协会联合会和国内多家重要教育机构支持,学大教育承办,新浪网教育频道提供独家网络媒体支持的2011年个性化教育国际会议于2011年8月13日在北京召开。来自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津巴布韦、日本、意大利等国以及国际教育组织和香港地区的专家,全国各地幼儿园、中小学学校教师、校长,政府及有关教育机构代表800多人参加了本次会议。以下为中国教育国家交流协会名誉会长柳斌在大会上的发言全文。

高考被视为“指挥棒”,可以将高考理解为教育改革与发展中“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环节。在《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时,高考制度的改革成为社会各界人士关注的焦点。本报整理其中的部分意见和建议,并邀请《规划纲要》专家组成员、国家教育发展研究中心战略室主任高书国博士,对这些意见和建议予以评价和解答。

备受争议的高考制度,终于有了一个确定的改革路线图。

光明日报:将高考分数标准由“硬”调“软”

    出席本次论坛,深感荣幸,也深感责任重大。

  建议1实行高考报名社会化

3月28日,将是《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 (2010-2020)》公开征求意见的截止日,不出意外,这个经过40多轮修订的规划纲要,将成为指导中国教育未来10年发展的行动纲领。

高考一直是我国教育领域最重要的话题,是每位考生命运际遇最重要的拐点。几乎每年的高考季节,都会上演一场“高考世界杯”决赛,赛场一边是高考“砖家”,他们从各自的角度对高考进行一番或无情、激愤或戏谑、嘲弄的“拍砖式品评”;另一边是高考“粉丝”,对高考持“无高考毋宁死”的捍卫态度。几乎没有哪个国家的民众像中国百姓一样对高考有如此五味杂陈、爱恨交加的复杂情感,更不见哪个国家的政界像中国政界对高考如此“青睐”,如此深涉。

    大幅度提高教育质量,大幅度提高国民素质,是社会的呼声,是国家的期望,是人民大众的福祉。《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年)》明确提出:“关心每个学生,促进每个学生主动地、生动活泼地发展,尊重教育规律和学生身心发展规律,为每个学生提供适合的教育。”这就为实施个性化教育,提高教育质量的工作指明了方向。这里的关键问题是要把让学生主动发展、生动活泼地发展放在教育改革最重要的位置上。

改革高考招生报名制度。切实实行高考报名社会化(社区化),学校不得过问和获取学生报名和考试成绩信息。教育行政部门不得对学校下达高考指标,也不得借高考成绩对学校实行排名表彰。

《规划纲要》中关于“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内容,为纷纷扰扰的高考改革之争,指明了方向:“分类考试、综合评价、多元录取”将是未来的改革目标。

分数:沉重的“镣铐”

    有生命的存在而后有教育,使生命实现最优发展,使生存获得最佳状态,是教育的本质意义。从这个意义上讲,教育的目标和任务就是要使受教育者获得主动的生动活泼的发展,成长为德、智、体、美诸方面素质优良的社会公民。

高书国:高考报名和考试组织工作专业性十分强,如果将这部分工作交给社会或社区,其工作人员可能难以承担,即使能够承担也会增加巨大的社会成本,包括政府财政投入成本、工作效率成本和社会公平成本。面对这样的经济和社会成本,教育行政部门不是不明白而是不能为。

改革定调

高考自1952年建制以来,在我国教育发展与人才培养中发挥了非常积极的作用,尤其是“文革”后高考的恢复,不仅为当时人才奇缺的各个领域“抢救”和补充了大批专门人才,更成为社会“拨乱反正”的突破口,使“文革”时期混乱不堪的中国开始由乱而治。如今以及在可见的未来,高考仍是高等院校选拔新生最重要的途径,高考改革也仍是教育改革最重要的内容。

    “以人为本”治国理念的提出,要求教育事业不失时机地进行教育思想、教育体制、评价制度、教育方法等各项重大改革。我以为,要解开升学竞争愈演愈烈、学生负担过重愈演愈烈、作为办学主体的学校急功近利愈演愈烈的死结,不在制度上进行改革、不触动某些部门或单位的现实利益,就只能无所作为,坐等失败。促进个性发展也就无从谈起。

让学校不过问学生报名和考试成绩,是不现实的。解决问题的关键应该是,建立公平的、不依高考成绩为依据的拨款制度和教师工资制度,取消学校特别是重点学校“三限生”,将重点高中招生名额基本按人口规模分配等一系列措施,都是解决高考竞争的重要途径。

“高考制度必须改,”已经是教育界的共识,但如何改却一直难以达成一致。自2007年开始,一场针对现行高考制度改革的实验,已先后在全国12个省、市、自治区展开。

然而,最重要不等于唯一。以往教育领域出现的许多负面现象或问题,如“片面追求升学率”、学业负担过重等,都是缘于我们错误地将高考这一“重要”途径践行成“唯一”途径。高考坚持改革几近三十年,但这些问题依然存在,且随着社会竞争与教育竞争的加剧,有些问题甚至有恶化的趋势。诚然,将所有教育与社会问题都怪罪于高考,显然有失公允,但我们又不得不正视它对中小学教育产生的强大指挥与牵制作用。造成这些负面现象最主要的原因是高等教育入学渠道与录取依据过于单一,几乎所有社会竞争和教育竞争的重压最后都聚集到高考上,高考背负着太大责任,被寄予了太多希望,因此成为许多考生精神世界的“不能承受之重”。有关高考改革的诸多美好设想乃至已出台的政策也多言易行难,不少改革因一些关键环节无法解决而流于形式或无疾而终。

    胡锦涛同志在建党九十周年的大会上讲:“制度更带有根本性、全局性、稳定性、长期性”。其实,治国方略要重视制度建设,治教方略同样要重视制度建设。以高考入学制度为例,它的公开、公正、程序严格、可信度高等制度性优点是它长期受到欢迎和信赖的根本原因。然而,高考入学制度存在的德、智、体全面衡量被虚化,甚至被数百个知识点所取代,择优录取变成了择分录取。对于学生十几年的学习获得和教师几十年教学的成果,采用唯一的一次考试、一张试卷定终身的办法做出最后裁判,最了解学生的教师却对学生升学没有发言权,这其实是很难公正很难公平的。这样一些制度性缺陷却长期而牢固地产生了而且以累进效用继续产生着负面作用。导致当今的教育,分数承载了太多的期望,学习承受了太重的压力,童年背负了沉重的包袱。在不少地方,学习活动常常远离了学习者的现实生活;整齐划一的学习任务,忽视了学习者的兴趣、爱好、自主、自由以及承受能力的差异;学习活动的要求常常违背学习者身心发展的规律。问题出在统一考试上,更准确地说,问题就出在“统”字上,是从上到下的一系列的统考统测束缚了教师的手脚,是统考统测阻滞了学生个性生动活泼地发展。高度集中统一的招制度,先验的僵死的标准答案,事实上的唯分数评价制度,其负面影响的巨大和深远是人们始料未及的。以分数为唯一的标准来定得失,定优劣,定取舍,定质量高低,定政绩大小,定教育成败,导致了教育评价的高度行政化和极大功利化倾向。其后果是使经济和社会发展提出的时代性诉求,如:社会责任感培养的诉求,道德认知和道德行为能力培养的诉求,文化多样化的诉求,人才多样化的诉求,个性发展多样化的诉求,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培养的诉求等等都被无声地消解在超强的分数评价及由此导引出来的功利大潮之中了。

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  建议2保留“国试”增加“省试”

从目前实验的结果来看,并没有出现获得公众广泛认可的方案。在第一批参与实验的4省区中,突破较多的广东反而引来了最大争议;作为教育大省的江苏,高考改革更是经历了 “十年内换了5个方案”;2009年10月获教育部批准的北京新高考方案,也被认为“过于保守,基本没亮点”。

我国高考主要采取的是笔试形式(除外语科目有少量口试),局限性显而易见。高考再改革,也只是人才考核众多手段之一,无法据此对考生素质和能力进行综合考核与评价。单一的考核手段与录取标准,造成“凭分取人”、“分分计较”,既不科学也不公平、既不综合也不多元,成为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目标实现之瓶颈。

    对于这种“躲不开”“绕不过”的体制机制障碍,解决的办法只有深化教育改革,尤其是从体制上进行改革。正如《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指出的“教育要发展,根本靠改革”,要“以体制机制改革为重点,鼓励地方和学校大胆探索和试验”。这里,《纲要》强调了改革的重点是体制机制问题,强调了对地方和学校进行改革和探索应持的正确态度应当是“鼓励”。本着这一精神,那种害怕改革、不鼓励改革、甚至阻挠改革的态度,应当被视为是错误的。教育制度改革与其他制度改革一样,应当“坚持突出重点、整体推进,继承传统、大胆创新,构建内容协调、程序严密、配套完备、有效管用的制度体系”。在这里,突出重点,我看是要突出高考入学制度这个重点。高考入学制度,一要完善,二要创新。

变一次高考为两次高考,在保持全国统考不变的基础上(简称“国试”),增加各省命题的全国统一时间高考(简称“省试”)。“国试”考高中阶段全部课程,供211层次的大学录取;“省试”仍按目前文理分科来考,供其他大学录取。

“《规划纲要》整个文本都是以问题为中心,针对性比较强,有利于问题的解决。”规划纲要宏观课题组成员、北师大教育管理学院院长褚宏启解释说,从公布的征求意见稿也可以看出来,整个征求意见稿分三栏,左边是存在的问题,中间是正文,右边是创新的对策,“它基本是介于非常宏观的政策和行动计划之间的那种文本,相对来说也有一定的可操作性”。

2010年7月,政府出台《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提纲挈领地提出“分类考试、综合评价、分类录取”的高考招生改革目标。2013年11月,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再次要求深化教育领域综合改革、推进考试招生制度改革,提出要“探索招生和考试相对分离、学生考试多次选择、学校依法自主招生、专业机构组织实施、政府宏观管理、社会参与监督的运行机制”,为近期的高考改革指明了方向。

    完善。是在保持原体制优点的同时去除其负面影响,如:一、在把知识分数作为大学入学条件的同时,把品格、情操、学习力、社会责任感等作为要素纳入入学资格考察范围;二、打破一考定终身的格局,实现高考多样化、多层次化,创造条件实施因校制宜的考试;三、转变命题思想,少一些学了之后多数人一辈子也用不上的知识难题,多一点应知、应会、应当面对、应当思考的现实问题,由注重考察解题能力,转换为注重考察道德认知和道德行为能力、实践能力、创造能力以及学习能力。

高书国:这位人士的建议有一定的政策价值。

具体到高考改革,主要问题归纳为:一考定终身;单纯依靠高考成绩,选拔标准单一;不同层次、类型学校使用同一张考卷;考试内容、考试形式不利于素质教育;各省入学竞争机会不公平;高等学校选拔自主权不够。

从近十年的高考改革实践看,分省命题、自主招生、新课改高考、阳光工程、平行志愿等新鲜词,一个接一个冒出。十八届三中全会后,有关高考加分、考试科目与分值调整等新政又密集重磅推出。笔者认为,下一步的考试招生改革,应将重心移至人才评价多元化与招生录取多样化的改革。

本文由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发布于每日更新,转载请注明出处:促进每个学生主动地、生动活泼地发展,将所有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