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灯就走,总是给予我帮助

  晓庄学院附属小学五(2)班 陈思越

去年的冬天的时候,晚上下班,我常常独自急匆匆的走在城市的灯光下,如同一个旧时借着星光在山间赶路回家的打工仔。

(一)遇到你们,是我最大的幸福

犹记得那个明媚的九月,穿越大半个中国,一路在各种交通上奔袭穿梭,终于到达了,这样一个美丽的城市——三亚。

三亚市花——三角梅

在学姐的带领下,在一步步走来的美丽风景中,我到了寝室。虽然曾有过住校的经历,面对初次要自己一个人一步步地来收拾的情况,我还是处理得手忙脚乱。这时候,室友的姐姐和室友们,总是给予我帮助,使我在这里,得到了莫大的慰藉。

第一次离开故地,所谓乡音难改。不自觉地,说话都用上了家里的浓重口音,还好室友们都理解,莞尔一笑置之。

第一次离开故地,难免思家情切。晚上总是失眠多梦,早起不安,常常起床吵到正在酣甜安睡的你们,可你们从不曾埋怨,只是给予博大的宽容与细心的帮助。

遭遇了挫折,我垂头丧气:“这样的自己,连我也看不起。总是在自怨自艾,总是在唉声叹气,总是在痛苦里沉陷。”

C说,你问问你自己,你尽了全力了吗?你没尽过全力,就这样放弃吗?

我问:“为什么你都知道?”

“因为我知道对我而言,什么重要。”

是的,我总是在说我很倒霉。

其实,事在人为。明明比我劣势的人,处理问题的能力强,那么劣势也可以转变。

“多多积累,强大自己的内心。只要内心强大了,外在才透出自信的魅力。

没什么,总会遇到不顺心的事,不对眼的人。于整个人生,小之又小的事。开朗些,积极些,多多微笑。加油!”

我知道,我需要友谊,需要成长,需要面对生活中挫折的勇气和自信。

在这里,三亚的迷人风景里,遇到你们,是我最大的幸福。

目光所及是长远

  夜晚,灯光照亮了城市的天空;道路上,车辆如长龙,在奔跑;路口,红绿灯,永不熄灭地交替闪现。仿佛为这城市的夜晚奏着乐歌。

城市灯光总是一成不变,映在身上,雪白宁静。

(二)那件蓝马甲

蓝色的帽子,蓝色的马甲,伫立在十字路口。对,这就是我们,一群可爱的人——志愿者。

每次站在红绿灯的路口,看到那些来来往往的人们,总是感慨很多。红灯停留的时间那么长,绿灯停留的时间那么短,如果你肯耐心等待,就不会有一丝一毫的万一发生,如果你肯耐心等待,就会与爱人牵手更远,如果你肯耐心等待,就会与家人幸福更长。或许,是因为有一些人总是心存侥幸,以为这万分之一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所以才会在红灯停留的时间,穿梭于白色斑马线。每次看到这些,我都会无比紧张,牵手的恋人,推着婴儿车的夫妻,做着电瓶车的好朋友……一切的一切,都让我那么担心,担心因为他们不肯耐心等待绿灯的到来,就穿梭在红灯的斑马线,而那个万分之一又恰好会夺走此时在他们手中的幸福。

这一刻,我总是觉得深深地无力感,自己的力量很卑微,只有那个小小的旗子,卑微地举着。

同行的学长告诉我:你的担心是正常的,不过不能把这种担心,转成自己的负担,我们能做的已经做了,听不听是他们的事情。咱们做到了自己能做的,也算帮助他们了。公益这条路,就是这么坎坷,我也有迷茫的时候,只要咱们大家都能坚持下去就会有很大的力量!把每次的挫折,当成一种成长。如果真正的想明白,你会看开很多。

在僻静深处,远离喧嚣,是康复中心。虽然我只去过一次,却感触极深。

当《小苹果》的歌声想起时,我看到那个脑瘫的孩子从房里爬了出来。他不能走路,全身都像是扭曲的,他一点点地挪动着,好像是在找寻什么。后来我们的志愿者把他从地上扶了起来,他的脸上是大大的笑容,咧开了嘴,循着音乐,他自主带动着志愿者去了旁边的椅子上坐下,听着音乐,看着那些健康的孩子在跳舞,受其感染,他再一次露出了笑容。

到了中午,我们都给那些脑瘫孩子喂饭。他们的饭都是精心制作的,有着暖暖的香味,特地给做成了糊状的粥。有的孩子的粥中还加了药。我是给一个三岁左右的阿妹喂饭,在喂得过程中她的一双小手总是不停地捶打自己的头,好像是因为头万分疼痛的样子,我才喂了几口,她就哭了,我完全不知道怎么办,这时旁边的看护哥哥说,她心情不好,你等会儿再喂吧!慢慢地,我发现,她心情好,就会拍手,这时我紧抓时机,就会喂得特别顺利,而她捶头,我就完全喂不下去,甚至喂到嘴里,大多时候也是吐出来的,最后打了个喷嚏,喷得我满身都是饭渣。当然,我并没有觉得很恶心,或者不能接受,因为她是小孩子,小孩子尚且可以原谅,何况是有着生理缺陷的小孩子。我只是怜惜她,到最后,她还是一直捶头,一碗饭,没喂上几口,就不能喂了,应该没吃饱吧。

是的,一个人的力量虽然是卑微的,但是,如果一点点聚集的微小的力量呢?他们就是不容忽视的。就像黑暗里的萤火虫,一只不容易发现,一群的聚集光亮,会照亮一处的黑暗。

沙蕾特修女曾说过:“我们常常无法做伟大的事,但我们可以用伟大的爱去做些小事。”

作者;天低

  一个耳光,便将音乐家的世界打入永恒静寂的深渊,梦想似乎顷刻间要化为泡沫。命运和贝多芬开了个玩笑,给他的音乐之路亮起了一盏红灯。可是他并没有因失聪而停滞不前,在无声的世界里,他摸索着,他迸发出生命的怒吼,于是,雄壮的《命运交响曲》诞生了!音乐之路的重大挫折没有将他击倒,反而熔铸了更伟大的精神,促成了他对苦难的深刻理解和超脱,这引领他走向了更大的成功。

生活过的潦草而简单,不曾设想未来,在逃离北上广最喧嚣的时候也没想过离开。我向来想把生活过的简单,不去牵挂太多东西,因为我很早就明白自己的牵挂与担心对事件改变本身来说一点儿也不会有任何帮助,与其心心念念,搞乱自己的情绪何不坦然视之。

(三)周四夜晚的蒙醒

夜幕降临,安静的图书馆,书香阵阵,偶有书页翻阅的窸窣声,也仿若人间天籁。

“我想知道,你们现在对待看书都是一种什么态度?是仅仅陶醉与文字的美好?还是有所思考?如果仅仅是前者,那么你的看书还流于表面的形式主义。其实我一直在思考,甚至书中的有些观点有时候我还试着去反驳他,当然我现在的能力还不够,但是我一直在努力我相信,总有一天会有好的收获。”学长的一番话,引起我的思考,并且我一直记忆犹新,因为他给我带来一种对知识的蒙醒。

其实我是个很容易受人影响的人,也曾被人指责,思维同化,虽心里不满,却无从辩驳。

先生曾说,一个人只有具备了足够的知识、阅历和能力,才有独特的且不受他人影响的思维。

学习、思考、积累、实践。

书山馆看书的时间

这些都是我所缺乏的。

感叹自己二十载,岁月流光,白云苍狗,读书甚少,用时恨少。

所以必须勤加努力看书才是。

花开美丽在三亚,带给我收获与成长,沉淀的美好在心中盛开。

校园的一角

  所以,生活中的红灯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熄灭了心中希望的绿灯,失去了坚持的信心和勇气,在挫折面前软弱无力地沉沦;遇到挫折,有的人会从挫折中寻求希望,在挫折中愈挫愈勇,以更加饱满的斗志继续人生的旅途。而有些人遇到挫折,则先想到逃避,希望时间的流逝能冲淡这段痛苦的遭遇。不同的人对待挫折的不同态度,注定了人与人之间不同的命运。

遇到红灯就停,绿灯就走,黄灯你就等一等,多么简单;前方是岔路还是笔直的路,不用你担心,你的脚和心会带你去你想去的的地方,看最美的风景。

我想起我都如同那鼠目寸光的老鼠。

  红灯前,懂得等待,是一种淡定的胸襟和智慧。人生就是在赶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会遇到许多十字路口,有时这个十字路口刚好是红灯,我们需要稍微等待,但是也许正因为我们在这个十字路口等待了,才会在到达下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刚好碰到绿灯顺利通过!

生活多么美好惬意,虽不曾设想未来的样子,但偶尔在北京凄冷的灯光下,站在人汹涌,车辆川流不息的十字路口,看到有不遵循的交通规则的家伙,一身铁疙瘩的家伙,横冲直撞,完全不按套路出牌,管你红灯听还是绿灯行,我就是想走,颇有种我就是老大的气势。这种情况,脑袋里构成红灯停,绿灯行的下意识的行为可能会带你走上一条,终点你不怎么想去的路。但幸好,你的面前会有两种选择,一种是平静的站在闹市之中,极力遏制自己看到绿灯就想走的冲动,等待车流的间隙,急速的穿过。另一种就是内心深处那种面对绿灯就要走的蓬勃心力无法压制,你选择小心翼翼的观察四周,从鲁莽中寻求前进,虽是一步一停,但好处是,你终归在前进。如果你选择了第一种,那就意味着你将会在十字路口度过一个漫长的等待,因为这个世界每一个红灯绿灯之间总有些人是不想活在规则之下的,他们厌恶循规蹈矩,渴望不断刺激的生活,进而在十字路口的你,有长时间的空白,不用左脚带着右脚前进,不用眼光四路耳听八方。

我看得到我过去的失误。却怎么也避免不了我的未来。

  生活就是一条很长的路,“红灯停,绿灯行”,人人都不可能总是遇到红灯或绿灯。绿灯时,希望你前行顺利;红灯时,正好停下你的脚步来等待。

冬天的某一日,我站在白色路灯下,一如往常的等待红灯的结束,绿灯的到来。可能是太晚了,四周零星的站着几个人,不像往常的喧闹;微风和浓重的寒冷让空气重量又加深了几分。我双手插兜盯着对面闪烁的红灯,心里默数时间,按秒计算。百无聊赖,习惯性的去地上寻找我的影子,自从高中的时看过马克·李维的《偷影子的人》之后,就一直对影子充满了一种难以名状的兴趣,虽稍有点物理常识的人都知道,影子的形成只是由于物体遮住了光的传播,不能穿过不透明物体而形成的较暗区域,但这丝毫不影响我对影子不可言说的迷恋。

我观察路边很多等红绿灯的人们。

  点评:等待是一种淡定的胸襟和智慧,小作者用细腻温婉的话语向我们娓娓道来这生活中的朴实真理,真实感人,发人深省!

北京的夜晚,路灯异常明亮,我发现我的影子在背着路灯一方,匍匐在地上,半个身子压在有绘画爱好者涂绘过的下水道上,仿佛一个正从下水道钻出来的怪异之物,沉静的悄悄地窥探这个静谧的城市。我定定的看着它,如同面对一个像是许久不见却始终朝夕相处的老友那般从头到脚,每一块阴影,每一个暗色的构成,仔细的审视。

都有一个和可爱的地方。

  指导教师:顾新佳

黑夜寂寥,寒冷浓重,我沉默的,长久的看着,时间似乎过去了很久,我想我应该做点什么,或者说点什么也好,就是不能让这种沉默持续的蔓延下去。我尝试着蹲下去和它说话,但在我身体弯曲,下蹲的时候,我注意到整个身体洇开在地面的影子,迅速的缩进颜色暗沉的下水道里,没有声息,没有言语。

如果路程是个正方形的对角线。

分享到:

我突然意识到,看起来与你日日相伴,与你共生共存的影子,其实并不想和你语言上的沟通,并不像你想的那样,它也把你当成相互依存的老友,说到底你们之间只不过是谁也离不谁;何况你所想的那种日日相伴的事或许也是不存在的,它只是白天与你同行,夜晚独自游离于你之外的其他更加有趣的躯体之下。我知道我的沉闷和单调,它与这样的我长此相处固然无聊,但这样的发现让我嫉妒横生,心仿佛无端被那些不遵循规矩的家伙猛烈的冲撞了一番。

在所有可能左转右转的路口,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很久之前,久到我忘却了大约时间,反正是我看过苏童《1934年的逃亡》,文章中的我和现在的我一样常常在街头某盏路灯下观察自己的影子,不同的是这种习惯并没有在我的身上滋生蔓延,那时候的不理解,我在整个城市下生活,何以会成为慌乱的逃亡者呢?但在那天晚上,我意识到我的影子对我的背叛,对,就是背叛。当然我不知道那种慌乱是否是与生俱来的,但在那一刻时候,慌乱让我不知所措,纵然街对面的路灯早已变了颜色,欣欣向荣的绿,蓬勃有力的绿,而我左脚和右脚仿佛随我的影子一同缩进了下水道,在我错愕发愣的时候在地面上生了根,我一点儿动弹不得。

我们都不会等红灯。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在后来的很多时间里,我一度沉入自己被背叛的情绪,也常常怀疑自己,但很少会长这种低落的情绪延续比较久的时间。从我本身而言,我是个比较善于自我调节的人,任何不快的情绪固然会在心里郁结,但我不会让这种情绪长时间的主导影响到我,就像老家横穿过黄土高原的黄河水一样,尽管泥沙淤积,河床不断增高,但丝毫不影响它的壮阔和在山间激荡回旋。

出租车的师傅对这个问题是很严重。

它独立于泥沙之外,却有包含其中。黄河边长大的我,深谙其道。

城市的规划几乎都是一个一个正方形。

除非我们要到的地方是一条直线,否则,所有可能的路口。

师傅都会想法设法的不去等红灯。

你问他为什么。他说红灯等的太久。

有这一段时间早就可以跑很远了,

师傅每次给我回答的时候我都很是纳闷。

如果下个路口还是红灯呢?

本文由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发布于每日更新,转载请注明出处:绿灯就走,总是给予我帮助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