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先生儿子的成绩在班里属于中等,有的校长被

  王维香

在教育部印发《严禁中小学校和在职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的规定》“禁补令”后,假期学校集体补课的现象明显得到有效控制。但社会上各种培训机构举办的补习班生意却异常火爆,学生每天往返于家与培训机构之间。

  尽管有关规定不允许公职教师从事有偿家教等活动,但是暑假期间,一些公职教师依然“隐蔽”办班,而且花样层出不穷。记者就此作了调查。

  我已记不清近些年从中央到地方,教育部门已经发出过多少次“禁止补课”的通知了。最近的要算2009年7月4日,教育部、共青团中央、全国妇联联合发出通知,要求把时间还给学生,禁止组织集体补课、有偿补课。但在全国各地的中小学,加班补课之风却愈演愈烈。

  妹妹的女儿上初中二年级,本来说好今年暑假去上海看世博,可假期刚开始,妹妹就给女儿报了数学班和英语班。日前孩子来电话说:“大姨,好不容易盼到暑假,我想好好玩玩儿,可我妈又给我报了两个班,看世博推到了8月底,我没有一点自己的时间了,真是烦死了……”听着孩子的抱怨,我真不知道说什么好。

虽然教育部门反复强调严禁利用假期组织学生补课,但社会上私人培训机构却抓住家长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理,在放假前夕就在中小学校门前散发广告,鼓动家长为孩子报名参加五花八门的培训班、兴趣班、特长班以及美其名曰的什么小升初、初升高“衔接班”。而家长们为了不使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为了孩子在新学期有个优秀的开端,将来上所好学校,也不管孩子愿不愿意,便自作主张地给孩子报了名。于是,有的孩子从周一到周日,每天都有补习计划。结果,孩子们如同盼星望月一样盼来的假期,反而变成了超负荷的“加餐”期,快乐的暑假被那些“补习班”、“提高班”、“衔接班”无情地剥夺了。

  老师挣外快 家长不自在

  应该说,各地也采取了一些措施整治此风。手头上保存着一些人民日报有关的报道资料:《素质教育弄虚作假 山东两中学校长被撤职》(2008.4.29)、《山东保证师生寒假休息权 部分中小学提前开学被查处》(2009.2.6)、《上海4区教育局长立下“减负军令状”》(2009.2.11)、《安徽五所示范高中周末补课被“摘牌”》(2010.7.15)。因为违规办补习班,有的校长被撤职,有的学校被查处,但似乎并未起到警示作用。

  暑假到了,学生们完成了一个学期的学习任务,本该好好地放松休息一下。可是,在中考、高考魔棒的指挥下,不管情愿不情愿,很多中小学生每年的暑假都无奈“被补习”,孩子们离开学校的围城,又被关进几乎令人窒息的一个个补习的“笼子”。

针对假期补课屡禁不止的现状,有关部门也曾经做过调查,大多数孩子对此都十分反感,只是迫于家长的压力,“敢怒而不敢言”,只好硬着头皮参加补习,大部分家长都是出于一种攀比心理。笔者认为,给孩子补不补课,一定要顺其自然;如果孩子不愿意补,千万不要勉强。让孩子天天上补习班,就像把孩子关在鸟笼子里一样,人在教室,心在外面,没有什么效果。其实,学习也是一个系统工程,所谓“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只有这样广博的学习、审慎的思考、忠实的践行,才会对人生有所裨益。文化成绩好不一定将来能发展好,综合能力强的孩子也是很出色的。

  8月初,在郑州市区开小商店做生意的朱先生终于可以带儿子去青岛、日照看海了。

  恕我直言,现在全国城乡的中学在节假日补课的情况,比已被查处的学校严重的比比皆是。中学“加班加点”的责任也不完全在校长,他们也是被迫的。因为,受到高考指挥棒的操纵,上级教育行政部门经常搞“成绩排队”,媒体也从未停止对“高考状元”的炒作。如果别的地区、别的学校都在“加班”,而自己的学校不“加班”,在残酷的高考竞争中就可能输在“起跑线”上。现行高考的“游戏规则”是同一省(市、区)内的全体考生去争抢高校提供的学位(与别的省、市区考生无关),因此,要从根本上刹住补课风,除了要转变“惟分数论”的观念外,各省(市、区)必须统一行动。只有大家都不“加班加点”,师生超负荷的补习负担才能真正放下。故建议:统一出台严禁补课的文件,明确对违规者的处理办法并向社会公布;层层签订“减负军令状”;对社会公布举报电话,设立举报信箱,聘请义务监督员;实施明察暗访,对违规补课的情况,一经查实,立即依规处理,并在媒体上公布。

  先说家长。暑期时间长,家长们惟恐孩子在近两个月的假期中因为贪玩而荒废了学业。所以暑期未到,就为孩子联系补习班了。成绩好的学生,父母希望通过补习保持领先地位;成绩差点的学生,父母则期望通过“速效施肥”的方法提高其学习成绩。至于补课费,支出再大也得撑着,教育投资嘛。于是假期伊始,家长们便东奔西走、心安理得地把孩子们关进“笼子”,尽管许多孩子一百个不愿意。

就目前大学生就业压力来讲,家长都希望孩子有份好工作,这无可厚非。真正的教育,并不等同于周而复始的上课、作业、考试,应当是让孩子在蓝天下快乐成长、自由呼吸;给孩子们放假,是孩子成长规律决定的,是教育不可或缺的一项内容、一种形式。笔者认为,遏制假期补课,把“抢走”的暑假还给孩子,需要家长转变态度和观念,更需要教育主管部门从尊重、维护孩子权利的角度出发,对暑期办班行为进行切实监管。从长远来说,一方面,素质教育改革要做到位,高考中考改革要配套;另一方面,家长们鼓励孩子多元发展,这对孩子的未来很有好处。当然,也有专家认为,要想彻底纠正暑假补课之类的现象,根本是要改变我国现有的应试教育体制和分数决定升学的制度。

  放暑假前,读初中二年级的儿子就跟朱先生约定,放假了就去海边玩。可是临到放假的时候,儿子的班主任突然给朱先生打来电话,说学校办了暑期补习班,朱先生儿子的成绩在班里属于中等,下学期就该上初中三年级,面临中招考试,因此建议朱先生给儿子报这个暑期补习班,“趁着假期好好给孩子补补课,以求在中招考试中取得好成绩”。

  广州市教育局关工委  曾纪坚  

  再说老师。一些老师暑假未到就开始筹划,他们通过打电话,让家长之间相互串通,有的甚至不惜以给提供生源者回扣的方式招揽学生。规模大的补习班租借机关场地或民房,规模小的则在家中摆桌开讲。我有一亲戚是中学教师,近几年每年暑假都张罗办班。我问他办班累不累、收入怎样?他轻松地说:“还是平时教的那些东西,不改作业,不考试,只不过费点工夫,补充点相关资料罢了。至于收入嘛,五六十人的补习班,3个老师,每人可得四五千元。两期下来,一个暑假可收入万元。”如此丰厚的利润,谁不来抢一杯羹?于是,不少教师想捞外快千方百计把孩子引进“笼子”。

责任编辑:金刀

  朱先生夫妇商量来商量去,犹豫不决。平时孩子的绝大部分时间都在学校学习,这样成绩都没有上去,难道通过参加几次学校老师办的补习班就能把成绩提高?退一步说,即使补习班能在短期内把孩子的成绩提上去,而平时那么长在学校的时间里老师们又干什么了?再说补习班的费用不算低,在老师家里补习一个月,费用是1400元。

  政府应加大管理力度

  还有学校,特别是一些重点中学,为了提高升学率,使出浑身解数到各学校“挖”考生,甚至不惜重金“买”优秀生,牺牲假期,提前开学,把孩子招进“笼子”。

  可是不报这个班吧,老师既然张开口说了,怎么能驳老师的面子呢?再说,老师说的也有一定道理,以前也想过给儿子报个补习班提高一下成绩。

  暑期本应是让中小学生疲惫的身心得到休息、培养个人兴趣的假期,可现实恰恰相反。眼下,不管是繁华都市,还是偏远乡镇,许多家长都忙着为自己的孩子选择各种特长班、提高班、补习班、衔接班等。但面对名目繁多的招生广告,学生眼花缭乱,不知所从,家长也是云里雾里,难辨真伪。

  近年来,教育主管部门三令五申,严禁假期举办各类文化课补习班,呼吁“把假期还给孩子”,但学校办的、社会搞的、几个老师攒的五花八门的补习班仍然如火如荼。为什么?

  过了两天,儿子的班主任再次打来电话,说班上大部分同学都报这个暑期补习班了,催促朱先生早作决定。并说开学后各班级都会有一次考试,看学生暑假的学习情况,“到时候,孩子考不好了你可别后悔”。

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  不少家长反映,有些培训班、培训学校往往以“签订协议保证提高分数”、“名师执教”为诱饵,吸引学生和家长。然而,“提高分数”究竟以何为标准,无从核准;“名师”是否是真正的名师,令人怀疑。据笔者对所在地区情况的了解,有的所谓区级、市级“名师”,是通过各种关系包装、打造出来的。这样的“名师”辅导孩子,你会放心吗?

  一方面,在于众多家长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高期望值,“不要输在起跑线上”的盲目跟风攀比意识,以及社会上一些人急功近利、想法捞钱的贪欲;更在于,有关部门看似“咬牙切齿”的禁补令其实底气不足,除了几声严禁,多无实质性下文,也没有一个统一的处罚标准。结果是,绝大多数违禁者并未受到查处。禁令一旦被虚设,学生暑期“被补习”也就见怪不怪了。

  朱先生当即赔着笑说:“报、报,我们肯定会报名的。这不是家里有点事嘛,所以上次没定,现在确定了,我家里的事往后推,先让孩子上暑期补习班!”

  况且,目前市场上很多培训班(学校)是“杂牌军”,不具备办学许可证、营业许可证、收费许可证等。在招生市场营销方面,有的是“官商勾结、公私合营、公助民办”,从教育主管部门的某些领导到学校的某些领导,再到班主任或科任教师,形成了产业链。为了招揽学生,有的班主任或科任教师采用“哄、吓、骗”的手段,让学生报名。家长一旦交了钱,就只能“任人摆布”。明知其中“猫儿腻”多,水分大,受害学生及其家长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本文由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发布于关于我们,转载请注明出处:朱先生儿子的成绩在班里属于中等,有的校长被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