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教育部收到的建议,大家都觉得减负越减越

  本报记者 吕剑波

教育减负要真正落到实处,需要大力推进教育体制改革创新。中高考招生应打破“唯分数是举”选才机制,既要重视学生的成绩,也要关注学生的创造力和服务社会的精神,以此推动学校回到知识教育和素质教育并驾齐驱的轨道。 最近,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1974名中小学生家长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53.3%的受访家长坦言孩子不能保证《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强青少年体育增强青少年体质的意见》中规定的睡眠时间(小学生每天睡眠10小时,初中学生9小时,高中学生8小时),84%的受访家长为孩子睡眠不足而担忧。中小学生睡眠不足,课后作业任务重是最主要的原因,上课后补习班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在现代社会,睡眠问题不仅是个人问题,也是一个公共卫生问题。去年12月,教育部印发《义务教育学校管理标准》,首次全面系统地梳理了我国义务教育学校管理的基本要求,其中再次明确“家校配合保证每天小学生10小时、初中生9小时睡眠时间。”有关机构在多地的调查显示,小学低年级段睡眠时间尚好,但很早就开始各种兴趣班的学生也难保证;小学高年级段以及初中生则很少能够达到标准睡眠时间。是什么劫走了孩子的睡眠时间?辅导班多、作业多、做事磨蹭、家长的焦虑,这是很多家长总结的共同原因。 早在1990年4月,原国家教委、卫生部发布施行的《卫生工作条例》就有规定:学校应当合理地安排学生的学习时间,学生每日学习时间小学不超过6小时,中学不超过8小时,大学不超过10小时;学校和教师不得以任何理由和方式增加授课时间和作业量,加重学生的学习负担。这么多年过去了,上述规定执行效果难言理想。现在中央下发意见、教育主管部门制定相关标准以保障中小学生的睡眠,某种意义上也揭示了学生睡眠不足的原因——受到应试教育和功利教育影响所致。 “考试才是真功夫,分数才是硬道理”,已成为一些学校和家长信奉的圭臬。在应试教育的背景下,由于缺乏科学的评价体系,分数和升学率成为衡量学校的唯一标准,甚至还有“人生总要长眠,何必今日多睡”的所谓“励志语录”。一方面,学习效率不提高,一味通过缩减学生的睡眠时间来延长学习的时间,更像是敷衍塞责,或者是寻求一种心理安慰,而学生长期睡眠不足,也会导致厌学情绪和对抗的逆反心理。 另一方面,一些人内心深处最执著的理念是“刻苦刻苦再刻苦”,“向时间要学习效果”,在一天只有24小时的情况下,唯一具有弹性的就是睡觉时间。尤其是中小学生的压力呈现逐渐内化趋势,从原来学校施加的外在压力转变为家长、学生内心的焦虑。即使没有晚自习和作业量,学生的压力依然存在,这也是学校“减负”之后有的学生反而更累的原因。 53.3%的受访家长称孩子不能保证睡眠时间,84%的受访家长为孩子睡眠不足担忧,这些沉重的数据再次敲响了减负警钟。中小学生睡眠不足已成为令人警醒的社会问题,全社会应当积极应对。首先,教育部门和学校要当好家长的参谋,引导家长根据孩子的实际情况选择适当的家庭教育方式,不拔苗助长,不搞一刀切。家长也要明白,让孩子健康、快乐成长是做父母的职责,不要“好心”反而扭曲和扼杀了孩子的天性。其次,教育“减负令”应强化问责追究,不仅针对教育部门、学校和校外培训机构,家长也不能违反“减负令”,要通过“减负令”倒逼家长善待自己的孩子。 从长远看,教育减负要真正落到实处,需要大力推进教育体制改革创新。要推进义务教育均衡,深化教学内容方式、考试招生制度、质量评价制度等改革,提高学生综合素质。中高考招生应打破“唯分数是举”选才机制,代之以全面综合的考量,既要重视学生的成绩,也要关注学生的创造力和服务社会的精神,以此推动学校回到知识教育和素质教育并驾齐驱的轨道。

问题描述:

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 1

  据新华社报道,教育部相关人士近日表示,从6月起,向社会征集学生减负良策。这是教育部针对中小学生减负任务开出的最新一剂“药方”,这一举措立刻引来学生和家长的关注。

教育部为中小学生减负的规定引发了不同的声音出现,在规定执行中,你认为是否应该“一刀切”?

虽然校内减负,但许多家长[微博]望子成龙,在校外报了许多学习班,为学生增负。京华时报记者朱嘉磊摄

  中小学生减负这一话题早已不再新鲜,学生和家长的普遍感觉却是越减负担越重。对这样的老大难问题,良策到底在哪儿?教育部的这一做法又能有多大的效果呢?

问题回答:

教育部8月22日发布的《小学生减负十条规定(征求意见稿)》日前已经结束征求意见,在收到的近6000条意见中,九成对规定表示支持。不同意见主要集中在小学阶段留不留作业问题,大多建议还是倾向于小学高年级应该适当留些作业。

  做秀?

回答:这是一个教育体制改革的问题。怎么改?

据悉,截至8月29日,公众通过电子邮件、传真、信件方式向教育部提出的意见建议为5956件。除了教育部收到的建议,不少人士还通过媒体、网络反映意见建议。教育部还通过多种形式,向各地教育部门征求了意见建议。

  根源未变,难谈改革

首先,要改革教育理念。就是把“考试升学”改为“开发思维”。

记者了解到,在5956件意见建议中,90%以上认为制定减负十条规定直面现实问题,措施很具体,出发点很好,减负深得人心。51.9%的公众对减负十条规定提出了具体修改意见,对减负规定中的阳光入学、均衡编班、“零起点”教学、规范考试、严禁违规补课、每天锻炼一小时等规定均表示了高度认可。不同意见主要集中在小学阶段留不留作业问题,大多建议还是倾向于小学高年级应该适当留些作业。另外有48.1%的公众分析了小学生课业负担过重的原因,表达了对减负工作的期盼和推动教育改革发展的愿望。

  “这么多年来,我们看到教育主管部门多次提出要给中小学生减负。可往往是轰轰烈烈开场,最后草草了事,学生的课业负担并没有实质性的变化。”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说,“时间一久,大家都觉得减负越减越重了。”

其次,要改革教育方向。就是把“培养国家干部”改为“培养实业人才”。

北京市教委有关负责人表示,因为规定还未下发,北京市暂时不会调整现有政策。他认为,从目前征求意见的“十条规定”看,可修改的空间还很大。但“十条规定”传达出一个信息,就是减负力度还需要加强。

  “原因很简单,我们也说了无数次——一是义务教育资源不均衡;二是中、高考(微博)选拔机制唯分数论。”熊丙奇接着说,“教育资源不均衡导致学生和家长为了进入好的学校不得不加大投入;中、高考制度的存在则让老师、学生和家长都无法忽视分数的重要性。不把这两个问题解决了,减负永远只能是做秀。”

其三,要改革教育结构。就是把95%至98%的“培养国家干部”的大学及其学院改为“培养实业人才”的高等职业大学及其技术学院。2—5%的顶尖大学升级为“博士或博士后”大学。

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今年初,北京市已率先推出了减负令,实施了包括“规定学生每日在校学习时间不超过6小时,家庭作业总量不超过1小时,不得进行期中考[微博]试”等八条减负措施,这些措施在各级学校都得到了较好的落实。新学年开始后,北京的八条减负措施还将继续执行,同时今年会特别加强对减负的督导,尤其是对课业负担的监测。同时,北京市政府教育督导室将对学校进行重点指导。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全国优秀班主任说,现在社会衡量孩子的标准还是以成绩为主,老师的绩效也主要拿分数衡量,只要招生机制不变,对学生的考核标准不变,减负就很难落到实处。

高等职业、技术人才走向社会实践3至5年后的优秀者,即可选拔或报考2—5%的博士或博士后大学。

专家观点

  “我认为,理想的教育模式应该是这样的:政府依法管理,专业机构负责考试,学校自主招生,学生多种选择。”熊丙奇说,“我们现在确实有一些高校开始自主招生考试了,但是那些参加考试的学生还是要经过高考。这等于在高考之外,又给孩子们增加了额外的任务,这根本就不是减负嘛。”

其四,尽快普及高中教育;随之普及高等职业、技术教育;高等教育坚持“宽进严出”的教育原则。

先考试改革再进行减负

  悖论?

其五,缩短学制。就是高等职业大学4年,技术学院3年。高中2年、初中2年、小学5年;课程内容分别压缩40%、50%、50%。

昨天,教育学者熊丙奇[微博]表示,对于教育部推出的《小学生减负十条规定》,征求意见中有90%的人赞成,应该先搞清楚是赞成减负还是赞成减负令,两者并不相同。如果赞成减负内容,更要关注这些措施是否能够落地。熊丙奇说,如果能够落地肯定是好事,但是现在的关键问题是能否实现。

本文由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发布于关于我们,转载请注明出处:除了教育部收到的建议,大家都觉得减负越减越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